• “数字人民币”揭开面纱 深圳有望先行先试
    发布日期:2019-09-14 17:03   来源:未知   阅读:

  纸质货币可能成为历史?随着近几年移动支付高速普及,人们对“无现金社会”产生丰富遐想。

  记者注意到,今年8月以来,中国人民银行(以下简称央行)已多次为数字货币发声。而广东深圳有望成为第一个先行先试的地区。

  事实上,从2014年开始,央行就已着手研究发行数字货币,至今已有5年。今年8月,有关数字货币的探讨进入密集期,引发广泛热议。

  8月2日,央行在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上表示,将加快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步伐;8月10日,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在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透露,正在进行数字货币系统开发;8月21日,央行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两篇文章《范一飞副行长: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几点考虑》和《人民银行支付司穆长春:中国央行数字货币采取双层运营体系,注重M0替代》,再次为数字货币发声。

  随着互联网、区块链等科技发展,如比特币、莱特币类似“虚拟货币”逐渐被公众熟悉,比特币和央行提及的数字货币有何区别?

  记者了解到,从货币属性看,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本质上并非货币,其投机性受到监管趋紧和技术问题等因素影响,价格也常常大起大落,甚至会干扰本国乃至全球货币金融体系的正常秩序。

  另一方面,人们熟悉的支付宝、微信等电子支付已日趋发达,央行为何还要再推出数字货币?

  对此穆长春表示,对老百姓而言,两者的界限确实相对模糊,但还是有很大区别:以往电子支付工具的资金转移,必须通过传统银行账户才能完成;而央行数字货币可以脱离传统银行账户,像现金一样易于流通,并实现匿名。

  据了解,现有流通中的现金容易匿名伪造,银行卡和互联网支付等电子支付工具又不能完全满足人们对匿名支付的需求。因此,央行数字货币的设计主要针对流通中现金的替代性,既保持现钞的属性和主要特征,也满足人们对便携性和匿名性的需求。

  央行研究局兼货币金银局局长王信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在中国主要是对现金进行一定程度的替代,将有助于优化央行货币支付功能,提高央行货币地位和货币政策有效性。

  言下之意,数字货币既不是当下流行的电子钱包或网上支付,也不是完全“推倒重来”、取代现有人民币体系,而是对流通现金具有一定替代性的全新加密电子货币体系。

  同时央行透露,未来将不会直接向公众发行数字货币,而是采用双层运营体系,即央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据悉,数字货币将主要用于小额零售高频的业务场景。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全球还没有一家央行正式推出法定数字货币。除我国外,包括英格兰银行、加拿大央行以及瑞典央行在内的多国央行,也都表示正在进行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

  央行表示,法定数字货币前期或先在部分场景试点,待较为成熟后再进一步推广。而这个试点,有望在改革开放“试验田”深圳首先展开。

  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在深圳进行一系列金融改革创新政策,其中就提到了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

  这是中央第一次明确深圳在数字货币创新研究中的地位。为何是深圳?事实上,在深圳试点数字货币的设想已久。

  早在2017年1月,央行就在深圳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2018年9月,该研究所搭建了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截至今年8月21日,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已申请了74项设计数字货币的专利。

  另一方面,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一直被视作一个硬币的AB面。在这个领域,深圳也率先做好准备。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深圳从事区块链相关业务的公司已经超过3000家。在此之前,中国人民银行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已落地深圳,实现供应链应收账款多级融资、跨境融资、国际贸易账款监管、对外支付税务备案表等业务上链。

  当地政务部门也在积极试水区块链运用。今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与深圳市税务局宣布合作,目前深圳全市28家银行483家网点税务备案业务已上链运行正常,对外付汇业务量已超300亿人民币。

  事实上,除了技术层面外,深圳近几年在人才聚集、科创等配套产业方面也重点发力,这都为金融创新提供了优质土壤。

  “深圳的市场化程度高,创新资源集聚,科技成果的转化能力强。再加上深圳的城市人口年龄结构相对来说比较年轻化,类似数字货币这种创新应用,有利于试验与推广。”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一夫表示。

  “深圳既有技术优势,又有地缘优势。”全球金融科技实验室专家顾问、深圳管理咨询行业协会金融与资本市场专业委员会主任郑磊表示,深圳处于粤港澳大湾区中,尤其是前海自贸区也在试点跨境支付和结算,因此在对接国际金融方面存在优势。

  记者注意到,除了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意见》还提出,促进与港澳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和金融(基金)产品互认;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上先行先试,探索创新跨境金融监管。

  近年来,人民币正在逐渐成为全球贸易和投资的新选择。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人民币正式纳入SDR货币篮子,当年已有60多个国家和地区将其纳入外汇储备;截至2018年3月,与我国发生人民币跨境业务的国家和地区共达242个。

  郑磊认为,数字货币的便捷性主要体现在移动支付,以及跨境支付和结算。他建议,如果深圳在人民币国际化上先行先试,可以首先尝试在前海自贸区建立人民币的离岸市场。

  纸质货币可能成为历史?随着近几年移动支付高速普及,人们对“无现金社会”产生丰富遐想。

  记者注意到,今年8月以来,中国人民银行(以下简称央行)已多次为数字货币发声。而广东深圳有望成为第一个先行先试的地区。

  事实上,从2014年开始,央行就已着手研究发行数字货币,至今已有5年。今年8月,有关数字货币的探讨进入密集期,引发广泛热议。

  8月2日,央行在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上表示,将加快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步伐;8月10日,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在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透露,正在进行数字货币系统开发;8月21日,央行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两篇文章《范一飞副行长: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几点考虑》和《人民银行支付司穆长春:中国央行数字货币采取双层运营体系,注重M0替代》,再次为数字货币发声。

  随着互联网、区块链等科技发展,如比特币、莱特币类似“虚拟货币”逐渐被公众熟悉,比特币和央行提及的数字货币有何区别?

  记者了解到,从货币属性看,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本质上并非货币,其投机性受到监管趋紧和技术问题等因素影响,价格也常常大起大落,甚至会干扰本国乃至全球货币金融体系的正常秩序。

  另一方面,人们熟悉的支付宝、微信等电子支付已日趋发达,央行为何还要再推出数字货币?

  对此穆长春表示,对老百姓而言,两者的界限确实相对模糊,但还是有很大区别:以往电子支付工具的资金转移,必须通过传统银行账户才能完成;而央行数字货币可以脱离传统银行账户,像现金一样易于流通,并实现匿名。

  据了解,现有流通中的现金容易匿名伪造,银行卡和互联网支付等电子支付工具又不能完全满足人们对匿名支付的需求。因此,央行数字货币的设计主要针对流通中现金的替代性,既保持现钞的属性和主要特征,也满足人们对便携性和匿名性的需求。

  央行研究局兼货币金银局局长王信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在中国主要是对现金进行一定程度的替代,将有助于优化央行货币支付功能,提高央行货币地位和货币政策有效性。

  言下之意,数字货币既不是当下流行的电子钱包或网上支付,也不是完全“推倒重来”、取代现有人民币体系,而是对流通现金具有一定替代性的全新加密电子货币体系。

  同时央行透露,未来将不会直接向公众发行数字货币,而是采用双层运营体系,即央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据悉,数字货币将主要用于小额零售高频的业务场景。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全球还没有一家央行正式推出法定数字货币。除我国外,包括英格兰银行、加拿大央行以及瑞典央行在内的多国央行,也都表示正在进行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

  央行表示,法定数字货币前期或先在部分场景试点,待较为成熟后再进一步推广。而这个试点,有望在改革开放“试验田”深圳首先展开。

  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在深圳进行一系列金融改革创新政策,其中就提到了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

  这是中央第一次明确深圳在数字货币创新研究中的地位。为何是深圳?事实上,在深圳试点数字货币的设想已久。

  早在2017年1月,央行就在深圳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2018年9月,该研究所搭建了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截至今年8月21日,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已申请了74项设计数字货币的专利。

  另一方面,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一直被视作一个硬币的AB面。在这个领域,深圳也率先做好准备。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深圳从事区块链相关业务的公司已经超过3000家。在此之前,中国人民银行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已落地深圳,实现供应链应收账款多级融资、跨境融资、国际贸易账款监管、对外支付税务备案表等业务上链。

  当地政务部门也在积极试水区块链运用。今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与深圳市税务局宣布合作,目前深圳全市28家银行483家网点税务备案业务已上链运行正常,对外付汇业务量已超300亿人民币。

  事实上,除了技术层面外,深圳近几年在人才聚集、科创等配套产业方面也重点发力,这都为金融创新提供了优质土壤。

  “深圳的市场化程度高,创新资源集聚,科技成果的转化能力强。再加上深圳的城市人口年龄结构相对来说比较年轻化,类似数字货币这种创新应用,有利于试验与推广。”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一夫表示。

  “深圳既有技术优势,又有地缘优势。”全球金融科技实验室专家顾问、深圳管理咨询行业协会金融与资本市场专业委员会主任郑磊表示,深圳处于粤港澳大湾区中,尤其是前海自贸区也在试点跨境支付和结算,因此在对接国际金融方面存在优势。

  记者注意到,除了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意见》还提出,促进与港澳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和金融(基金)产品互认;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上先行先试,探索创新跨境金融监管。

  近年来,人民币正在逐渐成为全球贸易和投资的新选择。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人民币正式纳入SDR货币篮子,当年已有60多个国家和地区将其纳入外汇储备;截至2018年3月,与我国发生人民币跨境业务的国家和地区共达242个。

  郑磊认为,数字货币的便捷性主要体现在移动支付,以及跨境支付和结算。他建议,如果深圳在人民币国际化上先行先试,可以首先尝试在前海自贸区建立人民币的离岸市场。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