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漫将迎“高光时刻”
    发布日期:2019-09-08 14:21   来源:未知   阅读:

  作为IMAX首部国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34天票房就已突破45亿元。这个数字,让“国漫崛起”的声音再次出现,也引发了网友对于“得二次元者得天下”的讨论热潮。

  当下,文创产业一路高歌猛进。作为文创产业极具生机的组成部分,动漫领域正成为许多城市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

  据了解,包括导演饺子在内的主创团队都来自四川成都企业“可可豆动画”;而电影中无处不在的“川普”,也正是成都的配音团队声娱文化的创意。

  事实上,这不是成都动漫第一次登上热搜。回顾过往,大量优秀作品都曾在成都“出道”——2014年,成都艾尔平方文化就凭借《十万个冷笑话》的火爆获得腾讯投资;诞生于成都的手游《王者荣耀》,也是成都动漫实力的体现。

  在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联合创邑传媒共同发布的《2018中国城市新文创活力指数报告》中,成都脱颖而出,跃居榜单榜首。

  在人们的印象中,像动漫这类文化创意产业往往驻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为什么成都能脱颖而出?记者采访后了解到,“人才+文化+政策”成为成都能点亮“国漫之光”的主要优势。

  发展文创产业的基础,是创意人才。成都高校林立,拥有动画、游戏、数媒艺术、电竞等相关专业及学生的高校,就有四川电影电视学院、四川音乐学院、四川传媒学院等。

  “我们公司于2017年成立,当时只有10来人,经过近两年的发展,现在有100多人,80%都是技术人才,他们大部分是去年和今年毕业的学生,这源于成都高校开放的政策。”成都艺点创意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冯子平如是告诉记者。

  从文化氛围来讲,作为我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深厚的文化底蕴也成为很多优秀团队优秀作品诞生的原动力。以《哪吒》为例,电影中“结界兽”的形象原型,就来自于三星堆文化和金沙文化遗址。

  成都游戏动漫协会常务理事长、四川电影电视学院动画系及网络与新媒体系主任杨小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成都的文化娱乐市场氛围一直处于全国突出地位,动漫游戏的企业、玩家、社团及线上线下活动十分丰富活跃。在成都开展有关创意及其制作事项,可以获得高性价比的投资回报,人力成本相对偏低,人才储备及优选和孵化的条件十分有利。

  成都皓特无际数码影像制作有限公司董事长廖显莲告诉记者,之所以留在成都,是因为成都悠闲自在的生活节奏和极具艺术氛围,这为团队提供了优良的成长环境。

  好的政策如杠杆,四两拨千斤。记者注意到,成都专门出台了发展数字娱乐产业、建设数字娱乐产业基地的实施意见及相关细则,为动漫产业发展保驾护航。

  在成都做动漫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接受记者采访时,成都游戏动漫协会秘书长罗霄给出的答案是,就像吃一盆火锅。

  “锅底料好文化重,麻辣鲜香人才众多,永远可以抓住你的视觉和味觉,更像一场华尔兹的鼓掌,奇迹随时发生,情怀支撑梦想,一切皆有可能。”罗霄如是说。

  城市给动漫产业提供多方面的扶助早已不是新鲜事。在许多城市构建文化中心以及产业转型升级过程当中,都出台了相关政策,推动产业发展。

  从2008年起,福建厦门就颁布了一系列政策扶持动漫产业的发展,吸引了包括咪咕动漫、爱动漫、联合优创、旷世文化等动漫企业的入驻。

  2017年,成都市动漫产业发展扶持项目及扶持资金额度公布,成都市五家企业五个项目共获97万元补偿资金。

  同年,浙江杭州推出了《关于推进杭州市动漫游戏产业做优做强的实施意见》和《持续推动杭州“动漫之都”建设行动计划(2018-2020年)》,从政策和规划等宏观方面引领产业发展。

  而湖北武汉也在“动漫之都”这条赛道上跃跃欲试。武汉市文化产业“十三五”规划提出,到2020年动漫游戏产业实现产值200亿元。据武汉市动漫协会统计,截至今年7月,武汉地区从事动漫游戏及相关业务企业约210家,超六成集聚在光谷。全市从业人员超过1.5万人。

  纵览全国,动漫艺术展、动漫文化节、动漫基地相继落地,也都从侧面表明国漫迎“高光时刻”指日可待。

  在政策支持之下,近年来动漫行业发展按下快进键。由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动漫行业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动漫行业总产值规模达1712亿元,同比增长11.5%,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2172亿元。

  不过,业内人士指出,像苏州、无锡这样的动漫生产大城,虽然依托于长三角地缘优势和产业基础有着较高的产量,却也无法突破产品创造性缺失的现状。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信息艺术设计系副教授陈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醒,发展文化产业不是建几个产业园,给一些政策就会有效果。“其实市场上绝大多数成功的动漫品牌都和扶持没有什么关系。动漫创作和发展就像土里长出植物一样,是有机的过程,需要种子和土壤。”陈雷说。

  陈雷认为,失败的扶持模式就好比把金子埋在地里,过一个礼拜来看,没有发芽;过半年来看,金子被偷走了。

  “短期的扶持,比如设立一些更创新导向性的基金可能会有帮助;但如果政策想要有长期的效果,就是要培养让创意能萌出和生长的土壤。”陈雷说,“不能用农业那种大规模播种收割的形式去做,因为创意产业需要的是成为一片森林,而非一排水稻,创建多样性的生态是重中之重。”

  什么样的城市适合发展动漫产业?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均认为,动漫产业涉及到的领域广泛,是一个跨行业的产业业态。因此,不要割裂地来看城市,要强调合作。

  以《哪吒》为例,记者注意到,这部动画电影虽然“生”于成都,但“户口”却在北京——出品及发行方是光线传媒;而在后期制作团队当中,有9家来自苏州。

  由此可见,目前动漫产业的普遍发展逻辑,还是一线城市提供资本;二、三城市提供创意和制作。

  “动漫是综合性的艺术,既要有画动画的,又要有拍电影的,还要有人写剧本。”北京工业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所所长王国华告诉记者,动漫不仅局限在艺术领域,它还可以延伸到城市建设、乡村振兴、全域旅游等领域。

  王国华建议,城市想要发展动漫产业第一,要予以足够重视,对具有创作潜力的作家一定的激励机制,以此吸引相关人才;第二,要提供宽容、宽厚和宽松的创作环境。

  “动漫跟电影或戏剧一样,核心是脚本。创作不能急功近利,要有‘十年磨一剑’的精神。”王国华说。

  在成都游戏动漫协会秘书长罗霄看来,城市发展动漫游戏产业,一定要根植区域文化,要具备根部发展思维,保护好城市特色文化IP版权,制定有计划有专业度的产业链开发方案,避免随意开发,没有内容,没有故事,没有共鸣和传播体系的产业计划。城市产业发展政策要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才制宜才能形成产业格局与基础。

  罗霄建议,对协会、企业或创业团队给予办公成本优惠补贴或前端种子项目引导经费支持;同时,以软件和信息化为产业抓手,成立数字文创产业推进办公室,学习杭州提供专项经费举办国际性行业交流活动;在此基础上,加强高校、职业学校的专业度人才建设,联合协会,龙头企业搭建产、学、研、用高质量数字技术人才平台(基地),搭建数字公共技术服务平台,建设专业产业园区。(四川成都艺点创意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供图)

  作为IMAX首部国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34天票房就已突破45亿元。这个数字,让“国漫崛起”的声音再次出现,也引发了网友对于“得二次元者得天下”的讨论热潮。

  当下,文创产业一路高歌猛进。作为文创产业极具生机的组成部分,动漫领域正成为许多城市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

  据了解,包括导演饺子在内的主创团队都来自四川成都企业“可可豆动画”;而电影中无处不在的“川普”,也正是成都的配音团队声娱文化的创意。

  事实上,这不是成都动漫第一次登上热搜。回顾过往,大量优秀作品都曾在成都“出道”——2014年,成都艾尔平方文化就凭借《十万个冷笑话》的火爆获得腾讯投资;诞生于成都的手游《王者荣耀》,也是成都动漫实力的体现。

  在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联合创邑传媒共同发布的《2018中国城市新文创活力指数报告》中,成都脱颖而出,跃居榜单榜首。

  在人们的印象中,像动漫这类文化创意产业往往驻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为什么成都能脱颖而出?记者采访后了解到,“人才+文化+政策”成为成都能点亮“国漫之光”的主要优势。

  发展文创产业的基础,是创意人才。成都高校林立,拥有动画、游戏、数媒艺术、电竞等相关专业及学生的高校,就有四川电影电视学院、四川音乐学院、四川传媒学院等。

  “我们公司于2017年成立,当时只有10来人,经过近两年的发展,现在有100多人,80%都是技术人才,他们大部分是去年和今年毕业的学生,这源于成都高校开放的政策。”成都艺点创意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冯子平如是告诉记者。

  从文化氛围来讲,作为我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深厚的文化底蕴也成为很多优秀团队优秀作品诞生的原动力。以《哪吒》为例,电影中“结界兽”的形象原型,就来自于三星堆文化和金沙文化遗址。

  成都游戏动漫协会常务理事长、四川电影电视学院动画系及网络与新媒体系主任杨小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成都的文化娱乐市场氛围一直处于全国突出地位,动漫游戏的企业、玩家、社团及线上线下活动十分丰富活跃。在成都开展有关创意及其制作事项,可以获得高性价比的投资回报,人力成本相对偏低,人才储备及优选和孵化的条件十分有利。

  成都皓特无际数码影像制作有限公司董事长廖显莲告诉记者,之所以留在成都,是因为成都悠闲自在的生活节奏和极具艺术氛围,这为团队提供了优良的成长环境。

  好的政策如杠杆,四两拨千斤。记者注意到,成都专门出台了发展数字娱乐产业、建设数字娱乐产业基地的实施意见及相关细则,为动漫产业发展保驾护航。

  在成都做动漫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接受记者采访时,成都游戏动漫协会秘书长罗霄给出的答案是,就像吃一盆火锅。

  “锅底料好文化重,麻辣鲜香人才众多,永远可以抓住你的视觉和味觉,更像一场华尔兹的鼓掌,奇迹随时发生,情怀支撑梦想,一切皆有可能。”罗霄如是说。

  城市给动漫产业提供多方面的扶助早已不是新鲜事。在许多城市构建文化中心以及产业转型升级过程当中,都出台了相关政策,推动产业发展。

  从2008年起,福建厦门就颁布了一系列政策扶持动漫产业的发展,吸引了包括咪咕动漫、爱动漫、联合优创、旷世文化等动漫企业的入驻。

  2017年,成都市动漫产业发展扶持项目及扶持资金额度公布,成都市五家企业五个项目共获97万元补偿资金。

  同年,浙江杭州推出了《关于推进杭州市动漫游戏产业做优做强的实施意见》和《持续推动杭州“动漫之都”建设行动计划(2018-2020年)》,从政策和规划等宏观方面引领产业发展。

  而湖北武汉也在“动漫之都”这条赛道上跃跃欲试。武汉市文化产业“十三五”规划提出,到2020年动漫游戏产业实现产值200亿元。据武汉市动漫协会统计,截至今年7月,武汉地区从事动漫游戏及相关业务企业约210家,超六成集聚在光谷。全市从业人员超过1.5万人。

  纵览全国,动漫艺术展、动漫文化节、动漫基地相继落地,也都从侧面表明国漫迎“高光时刻”指日可待。

  在政策支持之下,近年来动漫行业发展按下快进键。由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动漫行业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动漫行业总产值规模达1712亿元,同比增长11.5%,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2172亿元。

  不过,业内人士指出,像苏州、无锡这样的动漫生产大城,虽然依托于长三角地缘优势和产业基础有着较高的产量,却也无法突破产品创造性缺失的现状。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信息艺术设计系副教授陈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醒,发展文化产业不是建几个产业园,给一些政策就会有效果。“其实市场上绝大多数成功的动漫品牌都和扶持没有什么关系。动漫创作和发展就像土里长出植物一样,是有机的过程,需要种子和土壤。”陈雷说。

  陈雷认为,失败的扶持模式就好比把金子埋在地里,过一个礼拜来看,没有发芽;过半年来看,金子被偷走了。

  “短期的扶持,比如设立一些更创新导向性的基金可能会有帮助;但如果政策想要有长期的效果,就是要培养让创意能萌出和生长的土壤。”陈雷说,“不能用农业那种大规模播种收割的形式去做,因为创意产业需要的是成为一片森林,而非一排水稻,创建多样性的生态是重中之重。”

  什么样的城市适合发展动漫产业?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均认为,动漫产业涉及到的领域广泛,是一个跨行业的产业业态。因此,不要割裂地来看城市,要强调合作。

  以《哪吒》为例,记者注意到,这部动画电影虽然“生”于成都,但“户口”却在北京——出品及发行方是光线传媒;而在后期制作团队当中,有9家来自苏州。

  由此可见,目前动漫产业的普遍发展逻辑,还是一线城市提供资本;二、三城市提供创意和制作。

  “动漫是综合性的艺术,既要有画动画的,又要有拍电影的,还要有人写剧本。”北京工业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所所长王国华告诉记者,动漫不仅局限在艺术领域,它还可以延伸到城市建设、乡村振兴、全域旅游等领域。

  王国华建议,城市想要发展动漫产业第一,要予以足够重视,对具有创作潜力的作家一定的激励机制,以此吸引相关人才;第二,要提供宽容、宽厚和宽松的创作环境。

  “动漫跟电影或戏剧一样,核心是脚本。创作不能急功近利,要有‘十年磨一剑’的精神。”王国华说。

  在成都游戏动漫协会秘书长罗霄看来,城市发展动漫游戏产业,一定要根植区域文化,要具备根部发展思维,保护好城市特色文化IP版权,制定有计划有专业度的产业链开发方案,避免随意开发,没有内容,没有故事,没有共鸣和传播体系的产业计划。城市产业发展政策要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才制宜才能形成产业格局与基础。

  罗霄建议,对协会、企业或创业团队给予办公成本优惠补贴或前端种子项目引导经费支持;同时,以软件和信息化为产业抓手,成立数字文创产业推进办公室,学习杭州提供专项经费举办国际性行业交流活动;在此基础上,加强高校、职业学校的专业度人才建设,联合协会,龙头企业搭建产、学、研、用高质量数字技术人才平台(基地),搭建数字公共技术服务平台,建设专业产业园区。(四川成都艺点创意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供图)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